冷艳总裁的邪痞兵王唐正林宝儿-冷艳总裁的邪痞兵王免费阅读

2020年12月16日07:08:09 发表评论

冷艳总裁的邪痞兵王精彩章节试读
呼----
劲风猎猎,唐正却是连看也没看,头微微一偏,那铁棍就和唐正擦肩而过。
使出吃奶劲儿的一击落空,那个黑衣人没控制住,顿时一个踉跄,向前冲去。
唐正淡淡一笑,身子消失在原地。
其他黑衣人脸色大变,提醒道:“小心后面。”
砰!
话还没说完,唐正就一拳打在他的下巴上,只听咔擦一声,下巴脱臼的声音传来。
宋玉和其他黑衣人看得目瞪口呆,半晌,宋玉才回过神来,大吼一声:“都特么给我上!”
唐正却是冲宋玉咧嘴一笑,也不知道为什么,望着那笑容,宋玉遍体生寒,总感觉要团灭......
砰砰砰!
正想着呢,耳边就传来一阵快到不行的打击声,仿佛快打旋风。
不到十秒钟,所有人都被踹倒在地,捂着胸口哀嚎。
宋玉都看呆了,甚至有些傻眼。
这速度,堪比闪现,这爆发力,一拳下去他可能会死。
唐正冲宋玉咧嘴一笑道:“到你了。”
噗通----
宋玉一屁股坐在上,神色畏惧的看着唐正,哆哆嗦嗦道:“你......你想干什么?小心我报警!”
唐正愣了一下,明明是坏人,却要报警,这是什么操作?
唐正看了看宋玉,又看了看躺在地上哀嚎的黑衣人们,忽然想到了一个爽歪歪的办法。
“放心,我不打你,我们来玩一个很好玩的游戏......”
唐正人畜无害的笑了起来,友好的把宋玉从地上扶起来,还体贴的帮他捋平西装上的褶皱。
“什......什么游戏?”
宋玉惊恐地瞪大了眼睛,不知道为什么,他心怦怦直跳,瘆得慌。
唐正脸上带着恶魔般的笑容,在他耳边轻声道:“听说过阿鲁巴吗?”
......
市中医院临近人民公园,公园里有不少健身设施,供老人和孩子使用。
但是,此刻公园里的一些人,都直勾勾的看着篮球架的方向。
那里,一个年轻人正架着一个黑衣人的腿,两腿敞开,正对着粗粗的篮球架。
唐正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,说道:“我数一二三,就一起喊‘阿鲁巴’,把他往篮球架上撞。”
嘶!
此话一出,周围像小学生罚站的其他黑衣人都是脸色一变,倒吸一口冷气,那个被阿鲁巴的黑衣人更是吓得浑身直哆嗦。
这么粗的篮球架,下半身还有幸福在吗?
“一。”
黑衣人面如死灰。
“二。”
黑衣人猛吞口水,额头浮现密集的冷汗。
“三。”
“不要----”
黑衣人惊恐地尖叫,身子剧烈挣扎。
但是唐正的手像铁钳一样牢牢固定着他,无论怎么挣扎,都挣脱不出来。
“阿鲁巴!”
唐正大喊一声,然后拖着黑衣人的脚对着篮球架撞去。
“不要,不要----”
黑衣人瞳孔睁大,篮球架在他的眼中越放越大,也越来越粗。
砰----
最后和篮球架来了个亲密接触。
黑衣人表情顿时变得扭曲,看起来就跟便秘了似的,想叫叫不出。
他躺在地上,下半身抽搐得厉害,仿佛一条死鱼。
疼。
钻心的疼。
一般这种游戏都不会真撞,可是唐正好像没这个觉悟,真撞了过去。
偏偏周围那些人都看得津津有味的,甚至还拍手叫好。
“好,鲁得好----”
还有人想起童年,感慨道:“他们真青春啊----”
唐正拍拍手,笑着对其他黑衣人说道:“下一个谁来。”
所有黑衣人毛骨悚然的得后退一步。
唐正却是不管不顾,随手拉了一个:“别害羞嘛,都排好队,一个一个来。”
“啊----”
“啊----”
“啊----”
“......”
很快,篮球架那传来黑衣人们痛苦的叫声。
痛苦中又带着一点舒爽,舒爽中又带着一点销魂。
周围人面色古怪,真这么爽?
不一会儿,所有黑衣人都抱着蛋哀嚎,唐正最后看向宋玉,笑得很邪恶:“宋大少,到你了。”
宋玉眼珠顿时滚圆,看着粗粗的篮球架,脸都绿了。
“唐正,你不能这么对我......我表哥知道了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“表哥?”
唐正眼睛微眯,笑容淡了几分。
“不错。”
提到这个,宋玉好像有了底气一般,一下子不那么害怕了:“我表哥可是在明珠年轻一辈中极具名气,另外,我也劝你别管林宝儿的事。”
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根本不是林宝儿的男朋友,她有未婚夫。”
说到这,宋玉脸上浮现一抹狰狞:“她和你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当心引火烧身!”
听了宋玉嚣张的嘲讽话语,唐正脸上笑容一点一点敛去,他的脑海里浮现第一次和林宝儿接吻的画面。
虽然他和林轻雪签下了合约婚姻,但那是建立在‘可能怀孕’的基础上的,并没有感情基础。
林宝儿不一样,严格意义上来说,她是唐正回到明珠后接触最多的女孩。
她善良,可爱,偶尔有点小脾气,还有点小迷糊,和自己也经常拌嘴,还拿自己当挡箭牌。
但是,唐正很喜欢这样的生活。
离家太远会忘记故乡,杀人太多会忘记自己。
唐正杀得人已经够多了,所以他需要平静而充实的生活来洗刷他心里的戾气。
哐哐哐----
于是,唐正大步朝宋玉走去。
脚步沉重,步伐铿锵。
宋玉心里产生一丝惧怕,可还是叫嚣着说道:“唐正,你想好了吗?我真的会告诉我表哥的----”
唐正来到宋玉面前,嘴角泛起一丝冰冷:“无所谓。”
说完,他就一把抓起宋玉的两条腿,头朝下,将他整个人倒过来,然后狠狠朝篮球架撞去。
哐----
篮球架发出巨响,巨大的力道,甚至令得篮球架本身都晃了晃。
从宋玉身体里传来咔擦一声响,身下有什么东西碎了......
唐正面无表情,像扔一条死狗一般将他扔在地上,转身就走。
回到医院门口,林宝儿已经换好衣服等好了。
干净洁白的连衣裙,柔顺的长发披在肩上,大眼睛大大的,在夕阳下显得极为耀眼。
唐正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,说道:“让你久等了。”
林宝儿立刻摇摇头,忽的得低下了头:“今天的事,谢谢你为我出头。”
“没事儿。”
唐正不在意的摆摆手,说道:“到饭点了,我们回去吧,我做饭给你吃----”
“那个,唐正,我有事和你说。”林宝儿一下有些支吾。
“什么事?”
唐正脸上虽然挂着笑容,心里却是隐隐猜出了什么。
“刚才接了个电话,我有点急事,要回家一趟。”林宝儿想了想,又补充了一句:“自己家。”
唐正愣了愣,想起宋玉的话,拳头略微紧了紧,脸上却是带着轻松的笑:“什么时候回来?我给你留门。”
林宝儿娇小的身子轻颤,沉默不说话。
良久,却是抬起头来甜甜一笑:“可能明天回来吧。”
“也可能,永远不回来了......”
林宝儿用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轻声说道。
“是吗?”
唐正闻言,心里却是松了松。
目送林宝儿离开,唐正也朝合租公寓走去。
夕阳渐落,夜幕降临。
唐正晃晃悠悠回到合租公寓,走到公寓楼下时,忽然脚步一顿,神色冷了几分。
“都出来吧,别躲了。”
“沙沙----”
话音刚落,周围的公寓楼死角处,出来几个保镖模样的人,他们带着墨镜,看起来十分冷酷。
唐正记得,这些人,就是林宝儿搬进来那天寻找林宝儿的人。
“你们找我想干什么?”唐正慢悠悠问道。
这些保镖并没有做出对唐正不利的事情,而是聚集在一起,像是在等什么人。
终于,一个嘴里叼着一根烟,看起来吊儿郎当的男人迈着王八步,来到这些保镖最前面。
这个男人一来,这些保镖立刻挺直了腰杆。
王八男人却是摆摆手,自顾自来到唐正,笑着分给唐正一根烟:“唐先生,来一根?”
唐正接过那根烟,却没有点燃,而是默默地笑了起来:“你认识我?”
“认识,我叫林白,幸会幸会......”
男人弯着腰,向着唐正伸出手。
“可我不认识你。”唐正眯着眼睛说道。
林白只能收回手,略带尴尬的说道:“现在不是认识了吗?”
唐正不为所动,林白就直接切入正题:“唐先生现在可有时间?有人想见你。”
“没空。”
唐正翻了个白眼,直截了当拒绝:“我连你是什么人都不知道,凭什么要跟你走?”
话音刚落,他就要从林白身边擦肩而过,却被一只手拦住。
“我说,唐先生,我好言相劝你不听,不会是想逼我动手吧?”
林白仍是吊儿郎当的样子,但是脸上的笑容,却是淡了许多。
他一把拿掉嘴里的香烟,掐灭,扔到地上。
“你有这个胆子吗?”
唐正也笑,轻轻推开林白的手掌。
两人眼睛对眼睛,鼻子对鼻子,完全对在一起,之间的间隔,只差几厘米。
咔咔----
身后的黑衣人,也是步步紧逼上来。
呼----
夜风吹过,一片树叶从他们头顶的树枝上飘飘荡荡落下,正好落在两人中间。
这一瞬间,气氛彻底凝固,萧瑟肃杀,他们的眼神在空中碰撞,火星四溅。
噗通----
突然,林白一下子跪在唐正面前,死死的抱住唐正的大腿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:“姑爷,我就一办事传话的,你就别为难我了,我求求你了。”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