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纵横奇才余旭纪青竹-都市纵横奇才小说免费阅读

2020年12月16日07:08:18 发表评论

都市纵横奇才精彩章节
看着面前的《造化天书》,余旭没有急于翻开第二页。
翻开第一页‘无中生有’四个开裂的灰色字迹,余旭心中默念。
“世纪钻石。”
世纪钻石,1980年在南非被发现,原石重599克拉。经过专业的切磨师耗用三年的时间,精心研究琢磨,这颗毫无瑕疵的巨钻终于展露万丈光芒。
她的估值是至少一亿美金。
这是余旭能够想到的,他能够立即持有的最名贵的物品。
灰色字迹没有任何变化,钻石也没有出现。
余旭心中没有半点失望。
他早就感觉,字迹开裂变成灰色,便意味着失效。毕竟,要是第一页的‘无中生有’永久有效,就没必要继续翻下去,《造化天书》后面的所有书页就失去了意义。
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后,余旭翻开了《造化天书》的第二页。
他也不知道第二页出现的内容是福是祸。
他只知道,因为自己出身卑微,无论他多么努力,管江南也是他这辈子都注定要仰望的存在。哪怕他在家里做的再好,也撑不起纪家女婿这个身份。
如今有了《造化天书》,便意味着他有了为死去的母亲讨一个公道的可能。有了为纪青竹遮风挡雨的可能。
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,他也会一往无前。
第二页翻开。
是福千好万好。
是祸他无怨无悔。
在余旭集中注意力注视之下,《造化天书》的第二页,再次荡起了一阵涟漪,一字千金四个大字,在涟漪中逐渐清晰。
一字千金!
“呼!”
余旭长吐了口气。
顾名思义,一字值千金。
因为是家庭主夫,余旭时间比较充裕,但他并没有浪费。
只要有时间,他都会在家里读《货币野史》、《曾国藩家书》之类的书籍,偶尔练字。一是为了充实自己,二则修心养性。
他希望的,是当机会来临,自己能够以最好的状态去面对。
书房里就有文房四宝。
余旭铺好宣纸,执笔研墨。
纪青竹的奶奶叶人凤喜欢书法,明天是老太太生日,亲朋好友都要准备寿礼,余旭提笔在宣纸上面写下祝寿词。
他不是科班出身,书法底子一般,但如今落笔沉稳有力,运笔间行云流水。
短短时间,四个写意流畅,狂放不羁的大字跃然纸上。
福寿绵长。
凭余旭的目力,也能感觉到这四个字的不凡和大气。
写完字,余旭又看了下造化天书的第二页。
一字千金四个大字依旧璀璨生辉。
想了想,余旭便明白过来。
无中生有是天地造化,是一次性消耗性的。一字千金是写字技能,是永久性的。
想来,以《造化天书》的神奇,自己在纪青竹奶奶寿宴上送的这幅字,应该不会辱了纪青竹一家的颜面。
在书房看了半小时书,余旭这才去了卧室。
他知道,这个时候,纪青竹刚刚洗漱完毕。
他也知道,如果他要提前进卧室,以纪青竹的性子,不会说什么。
只是,纪青竹不喜欢的,他从来不会去做。
铺好地铺,余旭躺下来,熄灯。
雪白的月光透过纱窗,洒在纪青竹曲线分明的身体上面。
每个晚上,只要能够看着纪青竹的背影入睡,呼吸着和纪青竹同一个卧室的空气,与他来说便是满足。
“那个镯子,值两百多万。”纪青竹道。
“我知道。”
纪青竹没有很意外,余旭在这个家,从来都是任人予取予求。
“知道你还送,如果有一天你必须离开这个家,那个镯子可能要不回来。”
“她是你妈。”
听到余旭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纪青竹突然感觉到心口一窒,转瞬泪如泉涌。
这三年,余旭任劳任怨默默付出,却一直保持着让她舒服的距离。
如果她是小家碧玉,余旭便是她心中的如意郎君。
只可惜,她生在白城纪家。
“男人要知道争取。”
“好!”
余旭答应的干脆。
身为纪家的赘婿,又背负血海深仇,余旭多少个夜晚辗转难眠。
哪怕明知道管江南注定会是他永远需要仰望的存在,他和纪青竹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,他也没想过自暴自弃。
他一直在力所能及地做到最好。
如今有了《造化天书》,余旭哪里还会甘心只当个家庭主夫?
第二天一早,纪国林一家早早起床。
对于纪家来说,一年中有三个最重要的日子,一是祭祖,二是除夕,三就是老太太叶人凤生日。
纪国林是Armani衬衫加杰尼亚西裤和一双PRADA的皮鞋。
这身行头,还是纪国林在余旭和纪青竹大婚的时候添置的,迄今已有三年。
苗桂芳不可能一套衣服穿几年的,她丢不起那个人,今天的她也是一身名牌,看起来珠光宝气,但余旭也知道,她全身上下都是前几天买的A货。
只是,纪国林夫妇两人脸上并无喜色,反而心情不好。
在这样的大日子,纪家所有人都会到场,免不了各种攀比,这对没有东西能够拿出手的纪国林夫妇来说,是很难堪的事情。
再加上余旭也不能缺席,带余旭去参加生日宴,对苗桂芳来说,不亚于赴刑场。
“爸,妈,我们走吧。”纪青竹走出卧房。
出于对老太太的尊重,纪青竹也化了精致的淡妆,站在余旭的角度看她的侧脸,宛如艺术家雕刻出的雕塑,又挺又翘的鼻梁,丰润的唇瓣,弧线优美的脸颊,美丽的令人窒息。
余旭心中涌过难言的满足。
眼前这个芳华绝代的大美女,是他的娇妻。
虽然一直都是,但以前,余旭知道两人终有一天会形同陌路。现在,余旭拥有了《造化天书》,便有了改写人生的可能。
纪国林早就想要出门。
苗桂芳却一直磨磨蹭蹭。
带余旭去那样的场合,多呆一分钟对她来说就意味着多一分钟的耻辱和煎熬。
见苗桂芳迟迟不肯挪动脚步,纪国林也有些窝火,眉头一皱,“咱妈过生日,你摆这脸色给谁看呢?赶紧走吧。”
苗桂芳可不是吃素的,见纪国林竟敢对自己发火,她跳起脚来骂,“赶着去丢人现眼吗?你是家里发财了?还是脸上长花了?啊?净是些没用的东西。”
纪国林一下就怂了,黑着脸没敢吱声。
余旭知道苗桂芳是指桑骂槐,换了以前,他肯定会随便找个借口推迟出门时间,等到开宴的时候再过去。
这次,余旭眼中的难堪和苦涩不再,他对苗桂芳笑了笑,“妈,正是因为咱家不受奶奶重视,咱们更应该早点过去帮忙啊。”
苗桂芳看见余旭这么不知趣,只感觉心里一团火蹭蹭上窜,只是,余旭昨天才送了她一个几百万的贵妃镯,再加上顾及到纪青竹的颜面,她终究是忍住了胸中恶语,愤愤出门。
纪青竹转头看着余旭,目光中破天荒地带了几分诧异和期许。
他没忘记自己的话。
男人要知道争取!
纪青竹不图余旭能够大富大贵,只是余旭对她有千万般好,她又怎么忍心把余旭当一个家奴。
只要余旭愿意争取,她愿意给余旭一个机会。
给余旭一个堂堂正正娶自己过门的机会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