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终究是爱我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-你终究是爱我的顾七兮

2020年12月16日07:08:23 发表评论

你终究是爱我的精彩章节试读
叶致远大步走出酒店大门,俊朗的五官跟修长得身姿,在人群中,异样得扎眼,他的表情带了一点生人勿近的淡漠,俊美地犹如雕刻一般的五官,却真的跟雕塑一样,面无表情。
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他拽着车钥匙,快速地在停车场搜索到跟他人一样扎眼的悍马,轻快地走了过去,开门上车,叶致远插着钥匙,并没有启动,直接开车,而是随手开了车窗,又悠然地点了一支烟。黯淡的烟火,在夏夜繁星点缀下,忽闪忽闪的,升腾着得烟圈,映照得他俊朗的五官,有些模糊不清的忧伤。
“七七,你把我带哪儿了?我走不动了。”安夏瑶眯着眼,嘟囔,抗议地开口道。她的脑袋很昏沉,说话都带着结巴的大舌头,最想做的事,找个地,直接躺着就睡。
“帮你找男人啊。”七七无比认真地看着安夏瑶:“你刚才不是说了嘛,要来个激情邂逅?”
在本城最豪华的酒店门口,找一辆豪华的车,在拖一个年轻的男人,直接开房,奸情不就很容易地发生了。
叶致远听着有远及近得两个女声,俊眉不由得微微拧了起来,神色带着鄙夷,现在喝醉了得女人,还真是疯狂,能这样理直气壮得吼着找男人激情邂逅。
“是哦,七七,你要找好一点的车哦……”安夏瑶打着酒嗝:“有钱人一夜情了,比较容易甩掉。”
叶致远听着这似曾熟悉的嗓音,心里微微升起涟漪,本摇上了车窗,准备踩着油门走的脚,瞬时顿了顿。
“瑶瑶,你喜欢悍马不?”七七看着前方悍马的车灯闪了闪,知道车内有人,准备要开走了,不由得扭过头问安夏瑶,不等她回答,忙拽着她,快步走向悍马的车尾,毫不犹豫地一把把她推倒在车尾上。
“砰!”地一下,发出一声沉闷的撞击声。
安夏瑶闷声哼了哼:“七七,你是不是拉着我撞车去了?好疼啊。”
七七嘿嘿地笑,那纯真的表情,就好像是做了什么坏事的小孩一样,比划了一个手势“嘘。”
“马上有帅哥来带你走了哦。”
“这破车,撞得我好疼啊。”安夏瑶挣扎着起来,没好气地伸脚踹了下悍马的车尾,“哎呦,真硬啊。”
叶致远听到车尾被撞得声音,本来不想多事的他,又听到被踹声,不由得忍不住开了车门,走下车,他倒是很好奇,到底是何方两只醉鬼,竟然这样彪悍?
夏夜的凉风,徐徐地吹在他的俊颜上,叶致远优雅地走了过来,带着一股倨傲的压迫感。
七七丢下依靠这车尾瞌睡地安夏瑶,凑上前,认真地上上下下地把他打量了一遍,长得很好看,像她喜欢的偶像“吴尊”类型,白白嫩嫩的,身高也差不多1.80 M左右,这样长得好看,又开悍马的帅哥,做一夜情地邂逅对象,应该不委屈安夏瑶了是吧?
七七对这叶致远扯了扯嘴角,咧了一个最大,最灿烂地笑容,招招手,打招呼道:“嗨,帅哥,你好。”
叶致远的俊眉拧得更紧了,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七七,看她身上倒是没什么风尘味,可是,不是那样的女人,怎么会半夜喝成这样,还搭讪男人,对,而且还是目标明确得要找个有钱男人一夜情。
七七看着叶致远冷着一张俊脸,不由得有些讪讪,酒也清醒了不少,知道自己刚才得所作所为,在正常人的眼里,已经是疯子级别了,再把安夏瑶送上门的话,这帅哥不但不会笑纳,而且有可能把她们两个当作疯子处理,万一来个报警什么的,让安夏瑶跟七七去警察局做客,喝茶,那就玩大了。
七七想到这,不由得一个机灵,忙讨好地对叶致远道歉:“对不起啊,我跟朋友有点喝多了。”
叶致远得俊眉依旧拧得紧紧地,语气淡漠:“喝多了,就早点回去,发什么酒疯呢!”还好他没开车,要刚才他倒车得话,那可就真的是撞车了。
“是啊,我这就带她回去。”七七在叶致远冷眼的压迫下,有些举措不安的紧张,心里还纳闷,人家言情小说里,不都是这样写的嘛,女主要失身,随便找个豪车撞上去,就一定会撞到男主,带回家,激情邂逅,然后摩擦出爱情火花,可是,为什么偏偏到了她们这,这帅哥不来电就算了,还一脸鄙夷得把她们两如花似玉的妞,当作神经病一样看待,实在是,太伤自尊了。
“七七,到家没?我好困!”安夏瑶的眼睛已经眯着,扭着八字,歪歪斜斜,左右摇摆得挪了过来,脚步一个踉跄,毫无形象,狼狈地摔倒在地,接着趴在地上,不再动弹,敢情,她想以地为盖,以天为被啊?可是为什么要滚在叶致远得车边呢。
叶致远得眉头已经拧成了一个川字,薄薄、性感的嘴唇紧紧抿着,对于这种半夜在外面游荡,还喝得醉醺醺的女人,非常反感,尤其还听着她们得对话,找激情邂逅,更是鄙夷得不得了,嗖嗖地冷眼,朝着七七射过去:“还不把你朋友给带走,她挡着我的路了。”语气遮掩不住的鄙夷,凸显他现在非常不爽!
七七被他这样轻视地眼神,看得心里不舒服,没好气地道:“挡着你的路?这条路写这你的名字嘛?”七七说完,示不干弱地瞪着叶致远:“我今晚还就让她睡这大马路上了,你嫌碍事,自己处理呀。”
好吧,七七承认,她这一点非常不讲理跟无赖了,可是这男人凭什么这样鄙夷她们呀?不就是长得好看了点嘛,至于那么拽么?再说了,天大,地大,醉鬼最大,既然知道她们两喝多了,就不该较真,躲着点,闪着点呗。
叶致远被七七的话给呛到了,他大步得朝着安夏瑶走了过去,心想着,好啊,他自己处理,就把这妞给拎起来,然后扔旁边垃圾箱里去,给她点教训,看她以后还敢喝多不。还敢随便大马路上拦车要激情邂逅不。
七七望着叶致远走到安夏瑶那边去,张了张嘴,想开口说点什么,但是最后还是选择了静观其变,反正人来人往的大街上,她也不怕叶致远敢对安夏瑶做什么过分得事出来。
叶致远刚走到安夏瑶的身边,伸出手,还没来得及拽。
安夏瑶已经一把眼疾手快地拽着他的胳膊,使劲一拉,让叶致远防备不及的被拽倒在地,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,安夏瑶已经翻身,压上他,像个无尾熊一样缠住他,咯咯咯笑了几声,闭着眼睛道:“七七,你个笨蛋,帮我找的男人在哪里?”
叶致远的俊脸就这样黑了,敢情这女人,把他当成她那伶牙俐齿的小姐妹了?还闹上了?
“醉鬼,起来。”叶致远沉声得对安夏瑶道,努力克制住要把她一脚踹飞的冲动。
安夏瑶散乱的黑发,把她的俏脸遮了大半,尤其在这样幕色的星空下,更是模糊不清,隐约听着似乎有男人的声音,不由得眯着眼睛,犹如小狗似得,吸着鼻子,嗅了嗅:“男人?”接着在叶致远地身上,端坐好身子,一把拽着叶致远的领带,将他拽了起来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说着,微微张开了一点醉眼朦胧地黑眸。
叶致远快要忍不住抓狂地暴走了,他狼狈得被安夏瑶拽着领带把上半身托起,怒火得黑眸,灼灼地瞪着眼前的女人,真的很想,把这个女人给扔进垃圾桶里去,不过在这之前,他钳住她的手腕,专注而认真地一颗颗掰开她死死揪住自己领带的手指头。该死的,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放肆了。
安夏瑶醉眼朦胧得对视上叶致远那张俊脸时,整个大脑空白了一片,接着手里无意识松开领带,猛地把叶致远推倒在地,对这七七哭喊道:“七七,我做噩梦了,见鬼了。”
叶致远防备不及的被安夏瑶粗暴地推倒在地,后脑勺咚得撞了下,只觉得有点头昏眼花,而坐在她身上施暴的女人,却犹如见鬼似得快速地爬了起来,接着狼狈的朝七七哭喊着跑过去,但是因为脚底虚软无力,所以没两步,又跌倒在地上,趴着大哭:“七七,我见鬼了,我看到叶致远了。”
叶致远简直就要疯了,他额头的青筋都突突的狰狞起来,该死的女人,竟然说他是鬼,该死的,他长得有那么抱歉嘛?
叶致远还没消化自己是鬼得讯息,听着那醉鬼的女人又在喊,我看到叶致远了,不由得愣了下,随即快速的起身,看了一眼走向安夏瑶的七七,快步地奔了过去,在她蹲下身子得前一秒,先一步蹲下身子,用力地搀扶起地上那只哭闹得醉鬼,然后毫不犹豫地伸手掳开她散乱的长发,一张陌生而又熟悉的俏脸,就这样生生得摆在了眼前。
叶致远惊愕,不禁眯起眼睛打量这只醉鬼,而安夏瑶也眨巴着惺忪的黑眸,在看着他。
四目相接,电光火花闪烁。
安夏瑶的黑眸,溜溜地盯着叶致远的俊脸看了半晌,对这他嘿嘿干笑了两声:“你跟叶致远长得好像。”接着,双目一闭,醉酒的昏睡过去。
叶致远满脸得黑线,看来这个女人,还真醉得不清,安夏瑶,很好,终于让我逮着你了。
七七不明状况地站在一边,讪讪地看着叶致远,伸着手就要去搀扶回安夏瑶:“那什么,我要带我朋友回去了。”
叶致远无视七七,一把揽腰抱起安夏瑶,眸光淡然地对这七七挪了下嘴,命令道:“上车。”
七七傻眼,情况转变太快,她可不想把安夏瑶卖了,还把自己也倒贴了去啊。
叶致远开了车门,把安夏瑶放了上去,然后耐着性子,回身看了一眼彻底被惊在原地的七七:“你到底走不走?不走,我们走了。”叶致远从来都不是多管闲事的男人,但是既然是安夏瑶的朋友嘛,看着样子也喝了不少的,不由得爱屋及乌的关心了起来,至少得安全送她回去吧。
七七眼瞅着安夏瑶真要被叶致远带走,不由得急了,跟了上去,一把卡在车门那:“喂,你是谁啊?你想干嘛?”七七话说着,手就开始去拉安夏瑶,“瑶瑶,醒醒。”她跟安夏瑶也就嘴皮子逞强下,什么激情邂逅,什么一夜情,那些是小说里的故事,现实生活了,可不能胡来的。
“你们不是要找激情邂逅么?”叶致远轻轻地勾着性感的薄唇,淡淡地嘲讽道:“我不就是你们要猎艳的对象嘛?”
“你少自恋了。”七七没好气地赏了一个白眼给叶致远,接着一把拽着安夏瑶:“瑶瑶,快点醒醒,我们遇到坏人了。”七七说完,戒备得抓着手机,瞪着叶致远:“我警告你,你别胡来,我报警的哦。”
叶致远悠然地坐上驾驶位,看着卡在副驾门边,浑身竖着防备地七七,玩味得笑了笑:“我总算是见识到了,什么叫做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!”刚才还口口声声要找激情邂逅,一夜情的女人,这会张牙舞爪得装起“圣女”来了,搞得叶致远好像是坏人一样。那他就假装坏人,吓吓这丫头,免得下次喝多了,又要激情邂逅,真遇到坏人,那就完蛋了。
“关你屁事啊。”七七气呼呼得瞪了眼叶致远,接着摇晃着安夏瑶:“瑶瑶,瑶瑶,你TM快点醒啊。”火气上升了,忍不住开始爆粗,动作也越发的粗鲁起来。
安夏瑶被七七摇晃地厉害,不由得捂着嘴巴,含糊不清地道:“我要吐了……”
七七一听,立马把安夏瑶往叶致远得方向一推,忙转身,跳远了几步,接着听到她:“呕……”得一声,吐得叶致远满身都是。
“安夏瑶。”叶致远咬牙切齿地河东狮吼道。
七七捂着被震地耳朵,看着吐了,闯祸了,依靠着柔软座椅,蹭了蹭,舒服地找了个位置继续睡得安夏瑶,不由得带着点同情得看向叶致远。
叶致远的俊脸,青了又白,白了又红,红了又青,瞬间转变了好多种颜色,看得七七那个暗暗叫惊奇,随意地问:“你认识安夏瑶啊,你是谁?”
叶致远再三地深呼吸,然后握拳,克制着自己要把安夏瑶扔下车的冲动,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来:“我就是叶致远,你到底要不要上车?”
“哦。”聪明得七七其实已经估算出了七七八八,所以听到叶致远这样一说,忙毫不犹豫地跳上车。
“你家地址?我先送你。”叶致远简洁的问。
安夏瑶睡得死死地,叶致远俊脸上冷得毫无温度,车内低气压,七月的夏天,却生生得让人能感觉到冷意,七七也不敢贸然开玩笑,正经地报上了自家地址。心里暗暗想着,安夏瑶跟叶致远是不是能成为她下一本小说里的主角呢?
没一会,叶致远停车,然后看着七七问:“安夏瑶得地址?”
七七稍微犹豫了下,随即报了安夏瑶的地址,然后下车,拉上车门,对这疾驰而去的悍马挥了挥手,心里对安夏瑶道:“瑶瑶啊,不是我想出卖你的,叶致远得气场太强悍了,我这小心肝完全承受不住呀,再说了,你今晚是要激情邂逅的,跟初恋情人邂逅,应该算是很激情的了吧?”
没一会,叶致远就抱着瘫软如泥得安夏瑶到了家门口,扶着她挨着自家大门站着,然后抽手在她的包里翻出了钥匙,开门,抱着安夏瑶进屋,带上了门。
将安夏瑶安顿在床上之后,叶致远才拧着俊眉,望着自己身上,雪白地衬衫,被安夏瑶吐得满是污渍,叶致远即使没有洁癖,但是这会也觉得浑身不舒服,他毫不犹豫地找到安夏瑶的浴室,脱了衣服,里里外外彻底得清洗了一遍,当他看了圈浴室,没找到半条浴巾遮体时,转过俊脸不由得对这那两条粉色的卡通毛巾微微发了下呆,随即拿了一条,刚想擦身。
“砰”地一下,浴室的门,被人连推带撞得撞开了。
叶致远条件反射地用那条小毛巾挡住自己的下体,惊恐地望着本来被他安置在床榻上,沉睡的“醉鬼”。
“啊。”高分贝的女声,失控地在安夏瑶的嘴里惊叫了起来,入眼一具光赤赤地裸体,她条件反射地捂着自己眼睛,接着等了会,见裸体并没有任何出声的行为,甩开手,对这自己催眠道:“幻觉,幻觉,一定是出现幻觉了。”然后闭着眼睛,摇了摇昏沉地脑袋,开始毫不犹豫地脱自己的衣服,虽然醉得东西南北不分,虽然醉得在睡觉梦游了,但是夏天不洗澡,浑身都黏糊糊得难过,安夏瑶就是感觉着难过,才摸索着来浴室洗澡。
这下轮到叶致远想失声惊叫了。不是吧,安夏瑶醉成这样了?竟然当着他这大男人的面,三下,两下得把自己的衣服,裙子给剥干净了,黑色的BRA随手解开,扔到了叶致远的俊脸上,接着,弯身就开始脱自己性感的小裤裤。
叶致远只觉得自己脑海里的血压不停地上涌,小腹间窜起一股燥热,整个人热得能喷出火来,他一把毫不犹豫地拽着安夏瑶的手,眸光闪烁着灼灼的欲火:“安夏瑶,你在干嘛?”
安夏瑶对这叶致远扯着嘴角,露出一个灿烂地笑,带着醉意,一字一句温和地说:“我要洗澡,叶致远,你帮我好不好?”
叶致远得心,蓦地一阵说不清楚得柔软,不由得眯起眼睛打量安夏瑶,见她眼神迷离,不像是清醒地样子,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克制着自己奔腾的欲火,粗喘着道:“安夏瑶,你醉了,还没清醒是吧?”
“谁说我醉了?我没醉。”安夏瑶没好气地挥舞了下手,嘟囔道:“我现在,只是在做梦,梦到了叶致远你这个混蛋而已……我没醉,我没醉,我真的没醉。”
叶致远揉了揉快要爆炸的脑袋,看着安夏瑶,这家伙,现在这模样,要是没醉,叶致远把自己得头剁下来给她当球踢。不过跟个醉鬼还真的没什么好计较的,叶致远不由得安抚道:“好好好,你没醉,那你乖乖得去睡觉好不好?”
“不好,我还没洗澡。”安夏瑶理直气壮地回,“我要洗澡。叶致远,你帮我洗澡。”
叶致远心里不住得暗骂,安夏瑶你这个恶魔,你就是故意来整我得是吧?不过为了防止她裸奔,或者再出做一点什么过格的事,叶致远只能硬着头皮道:“好,我帮你洗澡。”然后小心翼翼地扶着安夏瑶进了浴室,拧开了水龙头。
清凉的水洒在燥热得身上,伴随着叶致远目不斜视,认真擦洗的动作,安夏瑶朦胧没有焦点的视线对上叶致远,望着他那憋红的俊脸,不由得嘿嘿笑了起来:“叶致远,你在脸红,你在害羞哦。”
叶致远听到这话,差点就吐血了,他哪是在害羞啊,他是生生被欲火给烧得,孤男寡女,赤身裸体在浴室里洗澡,恐怕柳下惠都得要失控吧?还别说,可怜他一个有着正常反应,正常男人啊。
“叶致远,我想吃了你。”安夏瑶怔怔地看这叶致远,朦胧的醉眼里,其实是没有任何焦点得,手臂很自然得勾住了叶致远得颈脖,踮着脚尖,带着满嘴的酒气,毫不犹豫地张嘴吻上了叶致远性感地唇。
叶致远得眉头拧得紧紧地,眸光灼灼地望着安夏瑶,浑身僵硬,一时之间大脑有点短路,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来,一,顺着安夏瑶的意思,乘她喝醉,将她吃抹干净,二,保持着正人君子,推开她,毕竟安夏瑶是醉鬼,现在所做得一切行为,都是不经过大脑得思考的。
到底是该选择一,还是二呢?
安夏瑶舔了舔舌头,松开了叶致远,自言自语地道:“你还是不肯吻我对嘛?”这样的春梦,安夏瑶做过很多次,梦到她跟叶致远接吻,可是叶致远不肯吻他,还说,我得吻,只吻我的女神,安夏瑶算什么?连个替补都不算!安夏瑶就会伤心的背过身子,接着泪流满面,梦就中断着醒来,安夏瑶却不知道,这一次竟然是那样的真实。叶致远身上滚烫的温度,让安夏瑶浑身都燥热了起来,即使冰凉的水冲这,依旧无法降下温度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