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医秀女(主角姜秀霍齐) 农医秀女在线阅读

2021年7月31日12:20:01 发表评论
摘要

主角是姜秀霍齐的小说叫《农医秀女》,是作者长安似锦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一朝穿越到了古代过上种田生活。但是!先有恶奶奶把她卖给李家的傻儿子做媳妇!后有渣渣竹马想要吃回头草?姜秀表示,本姑娘已是有夫之妇!都说种田忙,姜秀确实很忙!忙打脸恶奶奶!忙怼极品亲戚!忙踹狗皮药膏!还忙着哄爱吃醋的相公……咳,围着她身边转的极品男子是怎么回事?姜秀嘤嘤哭唧,相公!他们都是来找我看病的!…

《农医秀女》小说试读

——————

那可是值一百两啊!

李家给了黄桂花订金十两白银。

她把姜秀的时辰八字给了李老爷,李老爷找算命先生算了,姜秀与他家独子的八字相合,且还是难得的旺夫旺后代的命格。

李家当即又给了她五十两。

并承诺等姜秀入了李家,李老爷子便会把剩下的白银都补齐给她。

可千算万算,她未曾算到姜秀会如此抵触,死活都不肯嫁给李家的儿子。

刘燕兰与周春花近些年因为家里条件改善了好些,吃的也好,身上都长肥膘了,脚力自然不如整日下地的姜秀快。

等两人气喘吁吁地追到了山脚下,无奈地盯着越跑越远的身影,直到化成了小黑点消失不见了,刘燕兰才猛拍了一下大腿,道,“那贱丫头找死啊,竟敢跑进黑山去!”

身后赶来的黄桂花由姜梁搀扶着,在听见刘燕兰的话,望着幽黑的山头,登时脸就黑沉了下来,转身对姜梁劈头盖脸地骂了起来,“都是你养的赔钱货!这下跑到山里头,叫我拿什么给李家做交代啊?”

“娘,这事你来就不应该自作主张!”姜梁心里是有些怨恨自己的娘。

不就是她自作主张地把阿秀卖给了李家,阿秀才会气跑的么?

如若是她早些跟自己商量的话,他还有把握说服阿秀,如今人跑了,他也着急啊!

黄桂花一听,就不乐意了。

“什么叫我自作主张?我是你娘,她是我孙女,怎么阿奶帮孙女找了好婆家,她还有不愿的道理?她这野性子,那还不是因为你平日纵容你那尽生赔钱货的贱娘!你说村里头哪娃不是以父母之命嫁娶的,哟,就你家是宝贝疙瘩,还能不要脸自己找婆家不成?呸!你要是今日不把那死丫头给我找回来,回头你自个儿给李家解释,李老爷放话,三日后姜秀必须要李家们,不然你们就等着吃牢子饭吧!”

听言,姜梁脸色骤变,“娘,这明明是你答应李老爷,怎么就把这事推到儿子的身上呢?何况,儿子拿的不过是二十两银子,大不了,我去借回来还给他……”

黄桂花听说他要还钱给李家,心里顿时咯噔了一声。

李家给她一百两的事,她只跟姜梁说对方给了三十两。

而她只给了他二十两,还有十两,她说帮扶一下老二,老二的大儿子姜成文,也到了该娶媳妇的年龄。且说这是她一手张罗来的好亲事,理应要孝顺她一份,姜梁不得不才答应了她。

而今他心软,居然想要退婚!看来他是不舍得那赔钱货!

“还?你怎么还?去跟哪个借?”

听言,姜梁失望地看着自己的老母亲,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黄桂花当即就瞪回去,“你看我也没用,就是老娘给你银子,李家老爷也不会答应。那贱丫头就是命好,与李家儿子八字相合、旺夫益子,他好不容易才找到合适的,自然是不会放手。再说,贵子的身子,可不是一日两日能好的事,就是你今日不将她嫁出去,难保不会有下次?总归她都要到及笄的年龄、要找婆家,还不如找李家的,这嫁过去起码是当少奶奶享福,有多少人要求都求不来的事,你还总挂着嘴边说退婚!”

姜梁被自己老母亲数落的脸色乍红乍白的。

如若可以选择,他也不会任着自己的娘胡来,更不会要靠卖女儿来养活一家。

可家里已经揭不开锅好长一段日子,都是靠他上山找些野菜那些充饥,而这大冬天的,山里头能吃的食物就更少,他们一家要熬过这个冬,到来年能春耕下地才有粮食。

又不巧老七的病又发作,而且来势汹汹,梅娘才不得不跑到老宅跟他们借银两,后来自个儿老娘就说给女儿张罗了一门好亲事。

怎知一打听是大户李家。

李家独子那人……

“娘,您还在这数落大伯有什么用!快想想办法,那贱丫头跑没影了,我们不敢追!”刘燕兰虽然很乐意看着自己的婆婆在数落大伯,可重点要找回那贱丫头来啊!

那可是银子啊!

姜秀被卖到李家做儿媳,老二老三都知道。

黄桂花把除去姜梁拿的的二十两银子,剩下的给老二三十两,老三三十两,给两人的大儿子娶媳妇留的聘金。

如若姜秀嫁不成的话,那她们就别想要娶儿媳妇了!

“追,都给我追回来!”黄桂花重重地拍在了姜梁的后背上。

“娘,她人跑进黑山里,你看日头都掉下来了,这时候进山怕是不妥。”刘燕兰缩了缩脖子,呐呐道。

她平日虽然口无遮拦,看似很凶悍,可实际是个纸老虎,更别提让她这个时候进那吃人不吐骨头的黑山。

谁不知道黑山里藏了不少大虫,还有凶悍的野兽?

听见刘燕兰的话,周春花也附和道,“就是,娘,这秀丫头不怕死跑了进去,我们可不能因为这个就牟然上山找人,你说要是我们碰上了那些吃人的野兽,我该怎么跟老三交代呢?”

周春花的话句句都是在担心黄桂花,她听了心里特别舒坦,心道,这儿媳妇没白疼!

黄桂花虽然很舍不得那银两,但是她也惜命。

“那赔钱货想要死也不容易,明日我们再同老二老三一起进山,总不信她还能躲不成!”

刘燕兰一听不用进山,顿时松了口气,连忙将姜梁挤到了一边去,“娘说的是,那我扶您回去,这下昼的山路不好走啊。”

周春花见其殷勤讨好自己婆婆,她也不输给她,连忙上前扶住她的另一边,讨好道,“是啊,娘,你得小心,儿媳妇搀扶您走啊。”

姜梁见三人离开,连忙上前拦住她们,“娘!阿秀还在山里!”

周桂花不悦地看着自己的儿子,那倒三角的眼一撑,道,“她命大死不了,明日叫上你二弟三弟一起进山找人就是,你也跟着回去!”

说着,推开了刘燕兰的手,伸手拽着姜梁回去。

……

黑山山腰。

姜秀一口气跑了上来,眼眶蓄满了泪,一个不小心整个人扑倒在地上。

尖锐的碎石磕破了她的衣裳,划过她手臂的皮肤,一道道鲜红的血印子触目惊心。

然,她根本不顾上身上的痛,唯恐身后的恶奶奶等人追上自己,只是随意抹了一把泪,仍然死命地往前跑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直到她真的没有力气了,她才停了下来。

抬头望天,发现原来已经是日入时分。

姜秀望着天边布满了橘红的彩霞,那折射出来的余晖是那么的美好。

可惜,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,如同她此刻悲凉的心情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